电子书屋 电子书屋 都市言情 我和妻子的欲望事 |电|子|书|屋|www.zhenben.cc| 第五章

|电|子|书|屋|www.zhenben.cc| 第五章

小说:我和妻子的欲望事| 作者:guodong44| 类别:都市言情


    作为南方城市的S市很热,尤其是暑期的时候,更是热的让人受不了。这几天我又给她买了一些「清凉」的衣服。老婆和几个好兄弟之间的事儿结束之后,我们领了毕业证,之后我们两个在家里粘了两天。然后第三天才从屋里出来,我让老婆把以前那些普通衣服都留在以前住的地方,只把最近买的性感衣服和老大买的极骚的衣服带来。出来的时候老婆又挑逗了一下警卫,然后我们去见林哥和苗哥了。我们三对又相同爱好的恋人一见面非常有共同话题,我们几个见面自然离不开操屄,我们熟悉了之后,老婆就被林哥和苗哥按在沙发上操了起来。而于姐和吕姐则轮流享受我的大鸡巴,在我们三个男人中我的性能力最强,苗哥最差,苗哥每次最多就能射两次。

    在家的时候苗哥很少操吕姐,吕姐发骚的时候,苗哥就让她去找别人操,一般吕姐都是去找藉口去邻居家,如果女主人不在酒和男人操。苗哥的性格有些懦弱,如果不是吕姐护着他,一定会被欺负的很惨。有一次他回家的时候没打电话确认,不想进屋之后看到吕姐和他的一个领导在沙发上操屄。领导为好事被打扰生气,而且知道苗哥好欺负,就对他破口大骂,让他跪在一边看他操吕姐。苗哥懦弱的性格令他不敢反抗领导,但是吕姐看到深爱的老婆被欺负,立刻火了。用力把骑在身上的领导推倒在地,然后使劲儿踢了领导几脚,领导疼的直叫。一边踢吕姐一边喊骂:「老娘的屄给你操,你还感欺负我老公,看老娘不打死你。不是看在你是我老公领导的份上,你这猪还想玩儿老娘的屄?下辈子吧!」然后吕姐和怕老婆吃亏的苗哥就一起把领导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事后领导还想找苗哥麻烦,但是吕姐找来两个和她和的来的黑道人物,把领导收拾了够呛,领导这才罢手,并给苗哥认错。这件事也令操过吕姐的人知道,吕姐的屄虽然骚,但是对老公却极好。所以操过吕姐的人,表面上都对苗哥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事后苗哥告诉吕姐,他喜欢吕姐当着他的面被操,如果操她的男人不侮辱他的话他会很开心。吕姐就把那两个黑道人物叫来,当着老公的面和他们操了两个多小时,事后那两个人成了苗哥最好的朋友。帮过苗哥不少忙,而且从来没鄙视过苗哥。两年前吕姐还给他们生了个儿子,到底是谁的孩子不清楚,不过苗哥很开心的养着。现在苗哥除非忍不住了才操吕姐,因为他很清楚他的鸡巴满足不了吕姐,只能让她欲火高涨,而且每次他操完之后吕姐都会忍着不去找男人。所以现在苗哥基本都是把吕姐给别人操,自己忍着,不过认识了于姐之后好了很多,于姐的骚屄随时为他敞开,以后还要加上我的丽丽了。

    林哥这几天很开心,因为于姐每天都会打扮的很骚去上班。套装的短裙只是刚好盖住屁股,一弯腰穿着性感丁字裤的屁股就会露出来。于姐告诉他,在单位里她经常在男同事们面前弯腰。看着这个美丽女同事的打扮,男同事们总是围在她身边打转。前天上午于姐被领导叫到办公室,然后在于姐半推半就下操了她的屄。下午的时候就带于姐出去「参加会议」,看的其他男同事们嫉妒不已。而女同事们则背地里骂她「骚货」。于姐成了可以操的扫货之后,单位的领导都开始找她「谈话」了。昨天领导让于姐去局里「汇报工作」,于姐他们部门的工作原本做的很好。但是于姐汇报完后局长说他们的工作不彻底,看着局长那色迷迷的样子,于姐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于姐骚骚的看着局长,然后在他面前慢慢的撩起裙子,露出丁字裤盖着的阴户。局长看的欲火高涨,然后于姐又在局长面前慢慢的脱下丁字裤。局长看着于姐骚浪的样子立刻忍不住了,掏出粗大的鸡巴,把于姐按在椅子上,插进了她的骚屄里。「啪啪」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,不过两个人都没注意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严,所以声音毫无阻碍的传了出去。很快这件事就会在单位里传开吧!操了一会儿之后,林哥打电话给于姐。于姐一边打电话一边操屄,林哥听着电话里的「啪啪」声,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,不过他一直装糊涂,和于姐说个不停。于姐也知道林哥想听她操屄的声音,就一边和林哥聊天一边喝局长操。局长兴奋的不得了,他是第一次操和老公通话的美女,大鸡巴操的于姐闷声的呻吟着。另个故意问「怎么了?」于姐回答「工作太累了。」回想起来就想笑。最后局长一阵激烈的抽插之后,在于姐的子宫里射精了。而局长最后抽插时急促的「啪啪」声,清晰的传到了林哥的耳朵里。局长害怕的问于姐「你老公怀疑了怎么办?」于姐骗他说:「刚刚电话已经挂了」局长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听了他们的事儿之后,我也把老婆这几天的经历跟他们说了一下,几个人听得欲火高涨,看着老婆的眼神像是问「这个美丽的年轻女孩受的了吗?」十点多的时候我们离开了林哥家,去几个兄弟的家去看看长辈们,把丽丽介绍给他们。

    路上我对丽丽说了几个兄弟家里的概况,听的老婆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我们几家人从上一辈开始关系就非常密切,都生活在郊区的同一个村子。村子的人不多,只有二百多户人家,村民之间的关系很融洽。由于没有什么出名的地方,几乎没有外人来。村子的环境很好,几十年前的交通很差,直到老大的爸爸成了富豪后,才为村里修了路。

    老大的家庭条件最好,爷爷是高官,父亲是商人,从他记事起家里就没为钱发过愁。每个月他爸爸给的钱足够一般家庭生活几年。老大告诉我们,小时候经常看到爷爷进爸爸和妈妈的房间,然后就是「啪啪」的操屄声从里面传出来,妈妈经常被爸爸和爷爷一起操。不过爷爷两年没有跟他们搬到市里,依旧住在小村里。现在爸爸不在的时候,总是叔叔在操妈妈。老大的父亲叫蒋正雄,母亲叫李莹。老二的爸爸妈妈都是公务员,老二的爸爸叫王越,妈妈叫柳丽娟。在我们那里的公务员工资很低,老二告诉我们他们家的生活水平之所以能维持在中等偏上。

    是因为他妈妈的骚屄,随时为领导们敞开着。而领导们操他妈妈的时候,他爸爸从不生气,有时候他妈妈带领导回家,他爸爸就立刻把床让出来。领导走的时候,他爸爸还像龟公似的对领导说「领导走好,以后再来操丽娟啊!」

    老四老五家里也是商人,不过老四的父亲以前是混黑的,不过是个很不错的黑老大,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。老五的父亲是公安局的副局长,和老四的父亲是铁哥们儿。我们几个曾经看到过老四泼辣厉害的妈妈被我们的爸爸压在身下,操的连连求饶,平时他们在老四爸爸面前也经常眉来眼去的。我们也看到过老五的妈妈被她们医院的院长,按在办公桌上操屄。老五告诉我们他从小到大,至少看到过十多个人和他妈妈操过屄。老四的爸爸叫李卫国,妈妈叫朱华,在公司里当老公的秘书。老五的爸爸叫方书宏,妈妈叫曹丽,是个医生。

    我还告诉老婆,伯父们一定会很喜欢她。如果他们想和她单独聊聊的话,就不要拒绝了。他们的鸡巴可是很厉害的,而且技巧也要比我们好的多,一定能让老婆满意。老婆笑着说:「那不是要给老大他们做小妈了。」我告诉她老大他的小妈可不少,老大的爸爸,蒋伯父的鸡巴和老大差不多。最喜欢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儿了,老大自己玩儿的骚货,也给伯父操过不少。王伯父的鸡巴很厉害了,和老大父子差不多。但是他喜欢当王八,除了几位伯母和我妈妈外,不怎么爱操其他女人。李卫国伯父没有什么特定的爱好类型,只要是美女他都喜欢操,只是他很粗鲁,还好打人。方伯父最喜欢玩儿漂亮的人妻了,他们局里那些美丽的少妇女警都被他的鸡巴操过。不过方伯父从没强迫过女人,这些美女尝过他的鸡巴后都成了他的玩物。

    伯父伯母们虽然经常玩儿,但是感情特别好,伯父们虽然不阻止伯母们出去玩儿,但是除了王伯父都没有淫妻癖。李莹是几位伯母中最老实的,除了公公和小叔外,只和几位伯父还有我爸爸操过。而且她被操的时候总是很羞涩,就想一个初次偷情的少妇一样,另几位伯父和爸爸欲罢不能。我们从没看到李莹伯母和别人操屄的样子,因为她每次和别人操屄的时候都避着人,还关灯。我们看过她的身体,她的身材很好,肉肉的,有着成熟贵妇特有的风韵。

    柳丽娟伯母和王伯父是绝配,她最喜欢给老公戴绿帽。老二小的时候就经常带领导们回家,每次操屄的时候还不关门。他回家的时候经常看到妈妈在卧室里觉着大屁股,身后一个男人使劲儿操着她的骚屄,而爸爸则在厨房里给他和妹妹做饭。「啪啪」的操屄声和妈妈的浪叫声极大,甚至令老二和妹妹听不清电视的声音。有时候老二会去卧室求男人小点劲儿操妈妈,他们要看电视,每到这时候妈妈就会对他说「是妈妈求叔叔使劲儿操的,听话,明天妈妈给你买玩具。」然后老二想关门,不过爸爸又会说「乖儿子,爸爸想看你妈的骚屄被操的骚样儿,也想听你妈浪叫,你忍一会儿,一会儿他们操完了就好了。」老二只能无奈的在妈妈的浪叫声和「啪啪」的操屄声中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他长大了,再也不希望妈妈小点声或关门了,他也和爸爸一样喜欢上了妈妈的骚样儿。王伯父喜欢看老婆被操,领导们也喜欢当着他的面操伯母。

    所以领导们把王伯父和伯母调到了同一个部门。这样在单位的时候,他们也可以当着伯父的面操伯母了。而伯父在上班的时候,也可以看到老婆被领导们的大鸡巴操了,大家都很高兴。而且伯母在单位的时候不只给领导操,其他的同事和伯母的下属也可以随便操伯母的骚屄。他们只要想操的时候,无论在什么地方,都可以撩起伯母的裙子,把鸡巴插进她的骚屄里「啪啪」的操。伯母在单位就是个公用玩物,每次看伯母被操伯父都很高兴。大家也知道伯父的爱好,所以操伯母的时候从不避讳,而且当着别人的面操他老婆的感觉,令同事们也很兴奋。伯父在看别人操伯母时喜欢手淫,有几个女同事看他憋的难受,就会帮他口交。伯父实在忍不住的时候,她们就有福了??,伯父的鸡巴要比老大父子还厉害,被他操过的女同事都想当伯父的「小三」即使是有老公的也不例外。伯母和伯父的人缘很好,和同事的关系相当融洽。

    我们长大后,柳伯母的骚屄也对我们敞开了,我的第一个女人就是柳伯母。

    当十5岁的我,把鸡巴插进柳伯母的骚屄时,老二和王伯父就在旁边看着,我兴奋的不得了。老二看到我的鸡巴在伯母的屄里抽插,很是羡慕,伯父就对他说想操的话就操,不过老二到现在也没敢。老大他们父子经常一起操伯母,每次伯母都被操的连连求饶,失去意识。去年的时候老二的妹妹也和他妈妈一样,带着几个朋友回来操屄。几个不大的小nan孩不但尝到了妹妹的小骚屄,连他妈妈的大骚屄也被他们操了。王伯父的绿帽越戴越高,柳伯母的骚屄越操越骚,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幸福。

    强悍泼辣的朱华伯母是个很极端的人,尤其是在操屄的时候更是如此。平时他是个严厉的近乎冷酷的女领导,但是在操屄的时候,却喜欢被人当母狗玩弄,像最低贱的婊子一样被人随便操、随便玩儿。给人舔脚趾、舔屁眼儿,我们的爸爸和她的关系就是这样。每次朱华伯母见到伯父们和我爸爸的时候,就会比妓女还要低贱,完全没有平时强悍的样子,在我们的父亲面前她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骚样儿。因为她平时过于严厉、苛刻,背地里下属们都说她内分泌失调。两年前能把他像母狗一样玩儿的人又多了四个,就是我们几个。朱华伯母先是被老大用蛮力强暴了,当老大把朱华伯母按在地上,强行把鸡巴插进她的骚屄时,她立刻停止了抵抗,然后抱着老大开心的流着泪说「当年你爸爸就这样征服了我,然后我就成了他胯下的一只母狗。然后在他的主持下我嫁给了我最爱的人,并给他的兄弟们随便玩儿。今天,你又一次让我体会了那时的感觉,伯母好开心。以后伯母会像伺候你爸那样伺候你,当你的母狗,让你操屄、让你玩儿屁眼儿,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」

    第二天,老大就把伯母给我们大家玩儿了,而且是当着老四的面。老四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好兄弟们面前,淫荡的撅起屁股,迎合一根根粗大鸡巴的抽插。而且母亲还不时骚浪的看着自己,偶尔还给自己抛个媚眼儿,就像在问「儿子,妈妈骚吗?妈妈漂亮吗?」我们当时每个人至少在伯母身上发泄了三次,最后一次都是射在伯母的身上。当时伯母满射精液的躺在地上,艰难的爬到我们中间,然后发誓一辈子当我们的母狗、性奴,她的骚屄、屁眼儿一辈子为我们敞开。我们随时随地,可以用任何方式玩弄她。老四看着自己老妈的骚样,鸡巴不自觉的大了起来。然后老二命令伯母去勾引老四,伯母满脸兴奋的爬向了老四,然后对老四说各种淫荡话。如果换成别人老四早就上去操了,但是乱伦不是他的兴趣,所以艰难的忍住了。但是伯母还是强迫性的为老四口交了。

    事后老四让我们以后玩儿她妈妈的时候轻点儿,别真把他妈妈玩儿成母狗。

    而已经从母狗状态恢复的伯母,气得把老四一顿爆锤,强悍老妈的形象尽显。不过她看向老四的一丝遗憾,这个有M倾向的伯母,很想尝尝儿子的滋味儿呢!有一次我们当着李伯父的面操伯母的时候,把这件事告诉了伯父,平时根本不知道害羞的伯母,脸一下就红了。然后伯父让她在面前用最骚的方式诱惑儿子,伯母像个母狗一样在老四面前,一会儿劈腿,一会儿掰屁股,嘴里淫词浪语不断,最后老四终于是忍不住了,在兄弟们和老爸的面前,操了自己的亲生母亲。第一次看到真实乱伦的我们,激动不已,包括李伯父在内。现在在家里的时候,老四经常和爸??爸一起操伯母。就连他的姐姐李红丽也被他和父亲操了。朱华伯母除了我们几个和爸爸们之外,从来没和其他人玩儿过,而且她虽然有老大和蒋伯父两个主人,但是她心中的最爱是李伯父。

    曹丽伯母的屄是医院的公有财产。上到院长下到扫地的清洁工,哪个人都可以随便操。只要周围没外人,她就立刻撩起裙子撅起屁股,任人操,在医院里,她从没拒绝过任何一个想操她的人。曹丽伯母很骚,无论是穿着打扮、动作、还是说话语调,无处不透着骚。曹丽伯母除生理期的时候都不会穿内裤,这样的情景已经有近二十年了。在这二十年里只要撩起她的裙子,白嫩丰满的大屁股和饱满的阴户就会露出来。现在阴唇由于使用过多已经发黑了,但是由于保养得当还很紧。每天她上班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男更衣室,让男同事们操一个小时,然后才正式工作。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撅着屁股,一边吃一边摇着屁股配合后面鸡巴的抽插。吃完饭就在休息室,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休息。而男人们这时候可以随便操她的骚屄,不过这时候操她的人一般不会太剧烈,让她能休息。她休息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几个人操过她,她身上和子宫里的精液是谁射的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的时候,曹丽伯母会留在工作人员的专用厕所,任清洁工、保安等随便操。而其它时间无论是工作还是回家后,她都是领导们随传随到的玩物。在工作的时候如果领导来电话,她就马上放下工作,去领导的办公室挨操。如果是晚上在家的时候来电话,她也会立刻穿上衣服去领导那里你掰开屁股,接受他们大鸡巴的操干。有几次主管医疗的领导来视察,深夜十一点多睡觉的时候领导来电话,然她来坐陪,她立刻起来,光着屁股,只穿着一件长长的风衣就去了。到了地方的时候,领导让她脱了衣服来陪酒,她毫不犹豫的脱了风衣,光着大腚来陪酒。几个上级领导立刻忍不住了,把伯母按到在地的操了起来。以前伯母一周工作五天,有三天要「值夜班」。她经常光着屁股,只穿着白袍巡视。医院里的病人只要有需要,她就解开长袍,露出骚屄,任病人们的大鸡巴操她的骚屄。

    由于曹丽伯母每天「工作」太累,所以回家后,放伯父都不会让她累着,让她好好休息。在假期的时候,伯母就会帮伯父和爸爸他们发泄,如果说在单位伯母是玩物的话,假期的时候她就是母狗。伯父他们玩弄伯母的时候,伯母更加的骚、更加的贱。伯母到了假期的时候几乎都不穿衣服,除非是出门的时候,她才穿上骚浪的衣服。不过那衣服的露出度也是非常高的,路人只要看到就知道她是骚货。伯母和伯父们操屄的时候从不避孕,老五的姐姐就是李伯父下的种。老五的弟弟是谁的孩子曹丽伯母也不清楚,不过据说是某个医疗系统的高官。所以那个人对伯母好的很,经常来看伯母。现在甚至动用关系,让伯母周只上班三天,其余时候都休息。

    几位伯母长得都非常漂。李莹伯母温文尔雅,胸和屁股都很大,腰部稍稍有点赘肉,不过显得她的身体更加肉感十足。成熟美丽的脸散发着贵妇的气质。柳丽娟伯母是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形象,很难想像她是个,随时撅起屁股给领导和同事操的骚货。更无法想像她和儿子乱伦。朱华伯母身材很高,美丽的脸上总是表情严肃,强势泼辣,下属们都很怕她。但是就是这个强势泼辣的女人,只要被鸡巴一插立刻就成了个母狗,这是其他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吧!

    老婆听了几个兄弟家庭的事后,紧张的心情放松了很多。还不停的追问我一些事情,像是他们都喜欢什么礼物,喜欢吃什么之类的。然后她和我一起买了一些礼物,去他们家里拜访,然后我们到了几家人的别墅。几位长辈看到老婆的时候都很高兴,尤其是蒋伯父。和我们聊了不到十分钟,就当着我和李莹伯母的面,把丽丽拉进了书房。然后丽丽骚浪的叫声、蒋伯父粗重的喘息声就和「啪啪」的操屄声一起传了出来。李莹伯母听的面红耳赤,而我则听的欲火高涨。看到伯母摩擦着双腿,就把伯母抱到怀里,在她身上揉捏起来,不一会儿伯母就娇喘连连了。这样的事情我们这些年做过不少次了,但是伯母从没让我们做到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无论我们怎么挑逗她都谨守底线,令我们郁闷不已。一个小时之后丽丽和蒋伯父一起高亢的长叫了一声后,「啪啪」的操屄声停止了。出来的时候丽丽的脚步有点儿虚软,短裙没有放下,流着精液的骚屄清晰可见。看着被我弄得浑身酥软躺在沙发上的伯母,伯父笑着问「又没成功?」我郁闷的点了点头。然后伯父偷偷的对我说:「你们结婚的时候,我就把你伯母当礼物送你,到时候你就好好操吧!

    那时候她不会拒绝的!「我听了之后开心的离开了伯父的家。

    王伯父家的别墅是蒋伯父送的,就在蒋伯父家旁边。来到王伯父家的时候,伯父正在操着丽娟伯母的屁眼儿,我们进来后伯父退出了伯母的屁眼儿。然后伯父看到了丽丽腿上的精液痕迹,伯父向丽丽张开了双臂,丽丽飞快的脱去了身上轻薄的紧身连体小短裙,光着大腚跑过去,跪在了他面前,仔细的吮吸起他的鸡巴。老婆舔遍了鸡巴的每一个地方后,转过身撅起屁股,让伯父操她的骚屄。伯父没有让她等待,双手抱着丽丽美丽的屁股,粗大的鸡巴用力的插进了还留有精液的骚屄。胀满感令丽丽舒服的叫了出来,伯父的鸡巴在插入后,丽丽立刻就摇起屁股来。丽娟伯母和我看到之后相视一笑,然后我在一边操起伯母来,看着老婆被伯父的大鸡巴操的情景令我异常的兴奋,鸡巴在伯母的体内飞快的抽插,而伯父和我一样在看着我操伯母的情景也异常开心。最后我们在对方老婆的子宫里射了精,不同的是事后伯母站起来擦拭身体,丽丽却起不来了。丽丽撅着屁股趴在地板上回味着刚才舒爽的感觉,身体痉挛着,嘴里不停的呢喃着「伯父的鸡巴好厉害。」「母狗的骚屄好舒服之类的。」离开王伯父家的时候还告诉伯父,以后会经常来这里挨操。

    离开王伯父家之后,我问丽丽是不是喜欢上伯父了,丽丽回答她喜欢上了伯父的鸡巴。之后我们到了李伯父的家和在王伯父家类似,丽丽又被李伯父按在沙发上操了一次,而我在旁边操了朱华伯母。李伯父操丽丽的时候黑道老大的其实尽显,丽丽被他粗暴的操干弄得精疲力尽,而李伯父还不时的打她的屁股、奶子,偶尔还会打她的耳光。我则让朱华伯母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,一边爬一边操她,射精之后,我就让她四肢着地,我坐在她身上看丽丽被伯父粗暴的操着。伯父虽然已经尽量克制,不过丽丽离开的时候还是有了几处瘀伤。

    到了方伯父家的时候,伯父正在操自己美丽的女秘书,而曹丽伯母则在卧室被几个男人操着。伯父一边操美丽的女秘书,一边让她给老公打电话。美丽的女秘书,一边呻吟着一边和老公通话,和伯父操屄时「啪啪」的响声清晰的传了过去,不过美丽的女秘书并没有在意,一边骚浪的呻吟一边和老公通话。我们进来之后,伯父看到美丽的丽丽,立刻把鸡巴从美丽的女秘书身体里抽了出来,然后把丽丽抱到一边操了起来。而女秘书在短暂的空虚后,伯父命令她撅起屁股让我操,她立刻把屁股朝向我,我的鸡巴插入后,她舒畅的呻吟起来。电话那边她老公问「怎么了」,她回答「另一个人在操我的骚屄了,局长让别人操我了。」看来她老公很清楚她在做什么。在床上操伯母的是伯父的下属,他们的年纪都是三十岁左右,应该已经操伯母有一会儿了。他们一边操还一边骂她骚货、母狗,方局娶了你不知带过多少绿帽子。知道我和丽丽操完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机会和我们说话,只是给了我们一个再见的眼神。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